首页 > > 三国潜龙 > 第1章 异梦

第1章 异梦(1/2)

目录
好书推荐: 月之国度 葬天荒 修真传奇 暗黑修道院 弑神吟魂 网游之回归平民 乾坤寞之大神泣 逍遥帝尊传奇 星海风云 网游创世:血族传奇

三国潜龙第1章 异梦:准备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手机访问:m.w61p.com

第1章 异梦

前言楔子。

西元225年,蜀建兴三年,南边泸水之滨。

蜀军帅帐中,蜀汉丞相诸葛亮在结束帐前会议之后,虽然降伏南边王孟获已是智珠在握,但他心中仍然感到莫名的不安。缓步走出帐外观了观天象,星宿各安所位,并未发觉有何异状。诸葛亮不禁笑笑叹了口气,心中暗忖:估计自己是年纪大了,连性情也跟着变得多疑了。

摇了摇头,正要走回帐中歇息,忽然之间,天地毫无徵兆的陷入一片黑暗,只见天上原本皎洁的月亮似乎被一条由乌云构成的巨龙所吞噬,天地间顿时充满了一股诡异的气息!

诸葛亮脸色骤变,疾行回帐,取出几枚古钱放入龟甲之中,口中喃喃持咒,神情肃穆中带有掩盖不住的焦虑。将古钱一次又一次的从龟甲中洒出,如此反覆数次后,诸葛亮颓然靠在椅上,半响无法回神。

许久,他终于艰苦的直起身来,拿起案上的纸笔写下“马前课”三个字,又过了许久,叹了口气,在马前课下方写下:“无力回天,鞠躬尽瘁。阴居阳拂,八千女鬼。”

乌云压得很低,遮住了天际所有的光亮,狂风夹杂着暴雪怒号着席卷整个世界,裹挟所有阻碍它前进的东西。大地不时发出让人心悸的颤抖。

顶着这有如从地狱来的风雪,我手持着大禹当年降服共工的避水剑,骑着苍龙驹,身后跟着一群这几年随着我南征北讨的将士们,带着一股有去无回的决绝,在踢踢踏踏的铁蹄声中,我们慢慢的迈向冰桥的那端。

一声狂啸撕裂了风雪,天空的尽头忽然出现一条四头的冰龙,在它四周耸立着九根巨大的石柱,而这冰龙便被粗重的铁链锁在石柱之上。

它,是一个千年的囚犯。但是这个囚犯在被束缚了千年之后,即将挣脱藩篱。

它意识到我们的到来,八个血红的眼睛警觉的转向我们。

我将避水剑挥向天空,嘶吼着发出冲锋的命令。将士们怒喝一声,铁骑如奔雷般的向冰龙冲去。

最后的战役、一场人与神的决战,终于展开……

1000米、900米、700米、300米……随着距离的迫近,铁骑群的速度越来越快,然而,那八个血红的巨瞳只是冷冷着望着我们,彷佛是看着一群无知的蝼蚁。

100米!铁骑群的速度已经到达了极限,避水剑身上的九颗星玉开始发出耀眼的光芒,忽听得一声惊天动地的狂啸,无数的冰芒疯狂的迎面而来。

我呼哨一声,将士们抽出马上的铁盾档在身前,“碰碰碰!”的一阵乱响,冰芒纷纷粉碎成一朵一朵的冰雾;同时,虽然对于冰芒我们早有准备,但是许多将士还是在冰芒巨大的冲击力下被击飞出去,整个战场顿时陷入一片混乱。

忽然我“看见身后”一个狰狞的龙头正张开血盆大口向我咬来,长啸一声中我冲天而起,一个轻巧的转身,便落在锁龙石柱的顶端,居高临下的望着石台中被玄铁链牢牢束缚着的冰龙。

那冰龙不甘心的嘶吼着,疯狂的扭动身子想要挣脱那千年的禁制,最后还是徒劳无功的停止了下来。

惊魂甫定的我,才发现裂开的前额上长出了一个“天眼”,同时神志一片清明,全身充满了前所未有的能量。我知道这一切是因为九星玉以最后的燃烧,把我从鬼门关前拉了回来,同时也帮我打通了第六脉轮!当然,惨痛的代价是由于九星玉的消失,避水剑也失去了原有的光华。

“哼!如果不是这该死的结界,就算你开了第六脉轮也不是我的对手!”那冰龙忽然阴森森的对我说道。

我没有回答,因为我知道它说的是事实。

它,一个上古的大神,具有毁天灭地的实质力量,我们人类跟它比起来实在太过渺小,只有趁着封锁它的结界还没崩解之前将它击杀;否则当它一旦恢复自由,那么就是彻底的毁灭!

只是,距离这结界的消失,已经非常非常接近了……

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我拿出令旗挥了两下,无数的巨型弩箭突然从锁龙台的四周射向冰龙。

“嗷”的一声惨叫,冰龙顿时被射成了刺猬!

我将全身的内力贯注于剑身之上,从柱顶上飞身扑向冰龙,那冰龙查觉到杀意的迫进,龙身迅速的往右一扭,巨大的龙口又从上方袭来。

它这个变化早在我天眼的算计之中,我右手一挥,避水剑像陀螺般的带着一道彩虹飞旋了出去,“嚓!”的一声,第二个龙头被砍了下来!

随着大地的震动以及冰龙的撕扯,四周的石柱开始纷纷断裂,锁住冰龙千年的玄铁链终于松开,而此同时,我手中的避水剑刺进了它的心脏!

电光火石间,一阵怪异的感觉袭来,避水剑似乎只刺进了一个影子,而我也随着巨大的冲力冲进了这个“幻影”,接着我连人带剑的狠狠撞在冰地之上!

顾不上刺骨的疼痛,我艰难的抬起头,只见那冰龙全身放着冰蓝色的毫光飘浮在天上,它身上原本插满的巨箭已经消失,而被我砍掉的龙头正缓缓的重新长了出来!

我感到一股彻底的绝望,“它”终于回归成“神”了。

冰龙怒吼一声,无数的蓝色的冰炎袭来。

断成碎片的剑、冰龙的狂啸以及……末日的来临。

这是我在失去知觉前最后的记忆……

又一次,童英从梦中惊坐起,整个人仿佛虚脱了一般,和衣而卧的汗衫业已被冷汗所浸透,勉力支撑着身体从床上坐起,胸口如风箱般起落,大口的喘着气。

他伸手在额头上抹了一把,手心里满是冷汗。然后将手伸入怀中,指尖如期的碰触到一件硬物,童英用拇指和食指小心翼翼的将那硬物取出,放在掌心之中,一股温润平和的感觉沿着手掌的脉络传达到全身每一个毛孔以及五脏六腑,让他刚刚还烦躁不安的心绪稍微平复了下来。

借着皎洁的月色,童英仔细打量着手中的硬物,那是巴掌大的石璧,石璧边缘雕刻着一只青龙,中央则不规则的分布着九个圆孔,大小各异,一孔稍大居于石璧正中,另外八孔则错落有致的分布于外。整块石璧灰灰绿绿的,皎洁的月光照耀在其上,光线似乎被石璧所吞没般,丝毫不能将其照亮,看上去就像是一块普通的顽石般。

对于刚才的噩梦,童英能记起的并不多,他似乎梦到了很多的东西,然而停留在脑海中的却只有暴雨中夹杂的狂风,天地间一片昏暗的景象,触目所及尽是白茫茫的一片。

童英缓缓的别过头去,似乎不想再回想梦中的场景,下意识的握紧手中的玉璧,嘴里轻声呢喃:“爹……”

夜深人静时,孤独寂寞中的人最容易想起的便是自己的亲人。可惜童英是一个孤儿,确切的说,是收养童英的师父说他是个孤儿。

童英的师父姓童名渊,在长安城内开设了一家武馆,自童英恢复记忆起,便一直在这家武馆当中跟着童渊修习武艺。

与别人不同,童英的记忆是从十八岁开始的,而十八岁之前的事情,他分毫的都不记得。童渊说他是头部受到撞击而失忆,当然童英也想不起来自己是为何受到撞击,不过童渊从未主动提起过。

童英的名字,自然是童渊为他取的,而他原本的名字早已在那次的撞击中随着记忆一同被抹去,童渊收养了他,便为他取名为童英。

虽然师父说自己是个孤儿,但是童英脑海中却有一个深深的记忆,自己是有父亲的,自己绝不是单独一人在这个世界上。证据便是,童英清楚的记得这块奇怪的玉璧便是父亲留给自己的,因而自己还拥有父亲这个念头如同一个鲜红的烙印一般,镌刻在童英的心头,从未有过半点褪色。

只可惜这么多年来,师父童渊派人遍访天下,却始终没有找到关于童英这个记忆中的父亲丝毫的线索,而父亲留给他的也就只有这么一块毫不起眼的石璧而已。

虽是如此,但是童英却坚信自己终有一天能够找到自己的父亲,这是他心中最为坚持的一抹执念。

“喔喔喔……”一声高亢的鸡鸣声,让童英从失神中清醒过来,眼角的余光不经意间扫过窗外,一缕晨曦的曙光透过缝隙不安分的射入屋中。

童英将磐龙璧放入怀中,贴身收好。旋即从床上一跃而起,顺手拿过倚在床边的银色长枪,快步走到门边,推开房门,一股渗入脾肺的清凉沿着呼吸进入到他的五脏六腑之中,让童英整个人顿觉神清气爽。

童英今年二十一岁,长的还算颇为文秀,就算身着粗布制成的武士短衣,仍掩不住他那骨子里透出来的一股贵气。然而,粗黑而又笔直的双眉,却又显示着斯文的外表下,有着一股坚韧的个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综漫]纲吉的绝望 成为斑爷的白月光[综] 重口味Alice[娱乐圈] 我在聊斋做鬼王 香蜜沉沉烬如霜之吾生愿牵尘 [红楼]二月是许愿的时节 [综]猫生艰难 [美娱+足球]论女神是如何被拱坏的 成精的妖怪不许报案! 我是红楼梦中人
返回顶部